<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獨家

原標題:從朦朧到突破 方力鈞呈現四十年最大型版畫展

1

“從藝術和人生方面,湖南都給了我很多想象,湖南成為我心中的圣地。”

方力鈞,1963 年生于河北,1989 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作為中國后 89 新藝術潮流最重要的代表,他與這個潮流的其它藝術家共同創造出一種獨特的話語方式—— " 玩世現實主義 ",其中尤以方力鈞自 1988 年以來一系列作品所創造的 " 光頭潑皮 " 的形象,成為一種經典的語符,標志了 1980 年代末和 90 年代上半期中國普遍存在的無聊情緒和潑皮幽默的生存狀態,或者更廣義地說它標志了當代人的一種人文和心理的感受。

3

據策展人冀少峰介紹,此次亮相湖南省博物館的方力鈞版畫展,通過梳理方力鈞 1982 年首次創作的版畫至 2020 年的新作,借助 132 件不同時期的版畫作品,來反映方力鈞在不同階段的藝術探索。

3

▲ 藝術家方力鈞在開幕現場

" 此次展覽不僅僅是方力鈞從事版畫創作 38 年的階段性成果,也是一窺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史和研究中國當代藝術家群體成長史,所極具典型化的一個縮影。" 

4

此次方力鈞版畫展將展出至 3 月 1 日,免費向公眾開放。在展陳形式設計方面,方力鈞版畫展力圖打破常規。冀少峰希望,通過觀看方式的改變使觀眾從常規化的博物館展覽中脫離出來,呈現出一場 " 去博物館化 " 的展覽。通過視覺信息的排列與非時間線性的作品組合傳達出 " 去回顧展化 " 的態度,強調觀展體驗中的 " 沖擊、觀看、記憶 ",以期達到 " 作品為傳播服務 " 的目的,使作品在展覽結束后還會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出現在觀眾的記憶中并對他們產生盡可能持續的影響。

5

因此,方力鈞版畫展共設三個展廳:以空間視覺公式計算出作品與觀眾間的最佳觀看距離,而作品、觀眾、環境的變化也會影響觀眾的觀看情緒與感受,1 號廳為觀眾呈現了多角度視覺沖擊的觀看方式;2 號廳作為承上啟下的過廳,在墻面的處理上延續了 1 號廳的斜切方式,但在高度上從 6 米降到了 3 米,目的是與 3 號廳 12 米的空間形成視覺與心理上的落差;3 號廳借鑒以往的大幅作品的展出經驗并且充分利用 12 米空高的空間獨特性,將所有大尺幅作品整合到這個區域內,通過大幅度抬高視線的方式形成這個展廳的獨特視覺場域。這種整合式的、空曠的視覺感受與 1 號廳密集式的、撲面而來的作品形成了觀看節奏上的強烈對比,同時很好地利用了空間的特殊性。此外,霓虹燈簽名與出口處作品的設計,為觀眾留下了最深刻的記憶線索。

6

冀少峰表示," 方力鈞的藝術之路始于版畫,版畫創作思維是他一切藝術形式的本源。但是,人們所熟知的卻是他作為當代藝術符號化的油畫作品。通過此次展覽的舉辦,我們可以對方力鈞的個人藝術成就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7

▲ 策展人冀少峰在開幕現場

同時,按照時間順序,冀少峰將方力鈞的版畫作品劃分為四個轉折時期:朦朧期(1982 — 1984)、沉寂期(1985 — 1994)、覺醒期(1995 — 1998)和突破期(1999 年至今)。

一、朦朧期(1982-1984)

這個階段其版畫帶有強烈的時代印記,體現的是一種久居封閉環境的人對現代性的渴望,苦難經歷、個人命運和中國社會底層現實緊緊聯系在一起,以致于關于傷痛苦悲的視覺表達成為其視覺敘事邏輯的重要線索之一。

8

▲ 方力鈞 1982年 用鉛筆蹭拓的最早木刻嘗試 18×9.2cm

二、沉寂期(1985-1994)

方力鈞在中央美術學院學習期間,并沒有留下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版畫作品,但社會氛圍的激動人心迫使方力鈞必須從歷史的大興奮中醒來。他由太行地域的鄉土題材轉向審美與形式的探索,再至回歸太行地域母題,由此形成了其視覺敘事風格的重要轉向。激變的社會裹挾著方力鈞也投入到社會變革的潮流中,而后內化于其版畫創作與當代藝術的軌跡中。

9

▲ 方力鈞 1988.No.2 46.3×49.7cm 木刻版畫 1988年

10

▲ 方力鈞 1988 79.3x56cm 木刻版畫 1988年

三、覺醒期(1995-1998)

他以一種自我啟蒙式的藝術實踐,不僅回應了激變的社會發展現實,找到了適應自己的生存方式,同時亦走在了時代與藝術的前沿。其1995年創作的黑白木刻,塑造的形象來自于符號敘事光頭的形象,并有意嘗試將這些形象放大。他以一種無畏的勇氣和難得的清醒,直面大時代變局所帶來的突如其來的變化。其內心深處和外部世界的異質性促使他刻畫出了時代的大命題,刻畫出了思想的超越,精神的高貴及人性、人之為人的尊嚴與風骨。

11

▲ 方力鈞 1995.3.5 380×270cm 木刻版畫 1995年

12

▲ 方力鈞 1995.3.5 380×270cm 木刻版畫 1995年

13

▲ 方力鈞 1996.13 112×82cm 木刻版畫 1996年

21/25 紐約MOMA收藏

23/25 西雅圖藝術博物館收藏

14

▲ 方力鈞 1996.1 488×366cm 木刻版畫 1996

15

▲ 方力鈞 1997 244×366cm 木刻版畫 1997年

16

▲ 方力鈞 1998.11.15 488×640cm 木刻版畫 1998年2/8 英國木板基金會收藏

3/8 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四、突破期(1999-至今)

他的版畫所帶來的顛覆性革命,不僅在于其表現工具、材料材質及方法語言的變革。技術尺寸的變革有形可見,但在形式背后身份的獨立,精神的自由才真正瓦解了傳統版畫知識系統。透過版畫,實則是一種個性尊嚴的被尊重,是一種人性的解放和壓抑已久的解放的人性。由解放版畫,到解放人性;由版畫獲得解放,再回歸人性的解放,也使得方力鈞的版畫在當代藝術史敘事中牢牢占據著顯著而穩固的位置。

17

▲ 方力鈞 1999.3.1 488×732cm 木刻版畫 1999年

4/8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5/8印尼CP基金會收藏

8/8中央美院美術館收藏

18

▲ 方力鈞 1999.5.1 488×732cm 木刻版畫 1999年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收藏

6/8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19

▲ 1999.2.1 488×732cm 木刻版畫 1999年

5/8 德國霍夫曼夫人私人博物館收藏

8/8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20

▲ 方力鈞 2003.3.1 400×852cm 木刻版畫 2003年

1/8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收藏

5/8武漢美術文獻藝術中心收藏

6/8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21

▲ 方力鈞 2003.2.1 400×852cm 木刻版畫 2003年,

1/8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收藏

2/8德國霍夫曼夫人私人博物館收藏

3/8廣東美術館收藏

4/8韓國Gallery artist收藏

5/8梁潔華基金會收藏

6/8印尼CP基金會收藏

7/8紐約MOMA收藏

8/8湖南廣電集團收藏

22

▲ 方力鈞 2013-2015 244x122cm 木刻版畫 2015年,12/18四川美術學院美術館收藏

23

▲ 方力鈞 2013-2016 122x163cm 木刻版畫 2016年 ,16/28 湖北美術館收藏

24

▲ 方力鈞  2016 244x366cm 木刻版畫 2016,1/12 合美術館收藏

25

▲ 方力鈞 2017 488x852cm 木刻版畫 2017年

26

▲ 方力鈞  2018 163x122cm 木刻版畫

1

▲ 方力鈞 2020 488x1098cm 木刻版畫 2020年,AP版 湖南省博物館收藏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鳳凰藝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如需獲得合作授權,請聯系:xiaog@phoenixtv.com.cn。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鳳凰藝術”。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