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評論

光明日報 作者:陳履生2021-02-01 15:45

原標題:我還是想去博物館看看那棵向日葵

近十年來,博物館在各地得到了很大的發展,這一切都是基于社會和公眾對于博物館的認知和需求,這是推動中國博物館建設與發展的重要力量。

就認知層面而言,現狀也反映出了很多問題。例如公眾對于博物館的認知還只是停留在走進去看一看,僅此而已,并沒有形成一種文化的依賴,也沒有形成不斷走進去的自覺,還沒有把它看成是自己所在城市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近年來在博物館建設熱潮中又出現了“數字博物館”的問題,關聯的是基于互聯網的云展覽等。在一些輿論的誤導下,人們感覺實體博物館朝不保夕,很快就會被數字博物館所替代。

2020年以來受到疫情的影響,數字博物館的呼聲越來越高。實際上在沒有疫情之前,基于數字化的發展,近年來好多人已經在談數字博物館和博物館數字化的問題,卻少有人去好好研究“數字博物館”的核心在哪里、問題在哪里。更有人說隨著技術的發展,數字博物館、云上觀展等要取代實體的博物館。果真如此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相信全世界建設博物館的速度會放慢,甚至可能終止。但事實上,建設博物館的熱情在各國都很高,而且新的博物館越建越大,越建越美,博物館在城市中越來越顯現出它的重要性;而在鄉村,利用文化資源來建設鄉村博物館以推動鄉村振興,也成為社會的期待。那么數字博物館有沒有可能取代實體建筑的博物館?答案是非常明確的,那就是實體博物館不可替代。

res1023_attpic_brief

《向日葵》(布面油畫)梵高

數字技術、人工智能的發展確實是日新月異,直接影響到整個社會的發展和每個人的生活。有些傳統行業可能在影響下消失,而有些卻相向而行。正如同100多年前攝影技術誕生后,很多人預言繪畫要消失,結果這100多年間不僅繪畫與攝影并行發展,而且攝影還成為繪畫收集圖像資料的一種工具和方法。如今,數字化的云空間和博物館的物理空間同時存在,卻是全然不同的兩種空間和兩種存在方式。所謂的“數字博物館”或云上展覽,目前大多數基本上是一種概念,或是基礎性的圖像展示;與博物館的關系只是基于博物館藏品的圖像傳達,或者是模擬博物館的展覽。

博物館的展覽是實體藏品的展示,包含有材質、年輪、工藝、過程等具體的信息。尤其是對于歷史文物來說,僅僅靠圖片是不能獲得完整的歷史和藝術信息的。而作為展出空間,盡管數字化的模擬很逼真,然而,那也只是模擬而已??臻g,只有置身其中才能獲得多方面的感受。博物館的空間不僅是三維,還有空間中各種陳列的相互關系,尤其是在博物館的物理空間之外,還有很多關聯的內容,包括透過窗外的自然與歷史遺跡,窗外自然光進入到展廳所改變的物理空間中與展品之間的關系,而且一年四季和一天中的不同時間,都有著不同的表現。重要的是那散發著歷史和藝術氣息的感覺是用數字化技術手段模擬不出來的。

數字化的時代,包括博物館在內的很多傳統行業都不可能完全拒絕數字技術、拒絕屏幕。數字技術可以在博物館中輔助展陳、提升教育、帶動推廣等,其中3D掃描可以幫助文物復制,數字化技術還可以提升書畫的復制水平,等等??墒?,現代化的復制技術可以達到逼真的皮毛,卻不能深入核心,所以,這就不能說復制品可以替代博物館中的實物,更不能說能夠復制的“數字博物館”可以替代絕無僅有、各不相同的實體博物館。

面對疫情,各種線上的展覽作為一種權宜之計,彌補了博物館關門的空白,也讓很多宅在家里的人獲得了與博物館的關聯。但不能把這種關聯看成是一種常態或一種必然。網上看到的不能替代博物館中所見,這就是疫情期間巴黎的商場、機場等公共服務機構依然開放,而博物館卻關門、引發了巴黎公眾不滿的原因。對很多人來說,商場、機場可以不開,但博物館一定要開。不管你在博物館搞什么花樣,怎么做“沉浸式”,怎么搞“聲光電”,怎么采納新技術,說一千道一萬,人們還是要去博物館看《蒙娜麗莎》《向日葵》《清明上河圖》。

科技的植入能改變博物館的古板形象嗎?聲光電、數字化又是否給博物館帶來了額外的負擔?博物館管理者的初衷是想通過“新”來吸引眼球,用新技術和更多的屏幕來顯示獨特性,結果一哄而上,反而形成了新的“千館一面”。更有甚者提出了“智慧博物館”和打造“云端”主陣地的狂想,把一些博物館打造成類似“科技館”的感覺,卻忽視了博物館的基本價值觀。很多博物館幾年前花了很多錢搞了新花樣,幾年之后,設備老化,技術更新,卻跟不上變化,難以應對出現的問題,因此很多場館中的電子設備不能正常運轉,顯示屏不亮,表現出了科技化后的尷尬。因為當初布展有很多的預算,而開館之后在日常經費中就缺少更新的費用支持。如此,正好像傳呼機在模擬時代的“新”,成了數字時代的“舊”?,F在傳呼機已經不見蹤影,成了博物館中的展品??萍荚诓粩喔聯Q代,而博物館還在那里。

(文字、圖片來源于光明日報及網絡,侵刪。)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