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評論

光明日報 作者:劉平安2021-02-01 15:31

原標題:不是所有的舞臺藝術都適合鼓掌叫好

舞臺藝術種類繁多,既有戲曲、曲藝等中國傳統藝術,也有歌劇、舞劇、話劇、音樂劇、交響樂等西方劇場藝術。觀眾雖是上帝,但觀劇中鼓掌叫好卻有一定的規矩和講究,在對的時間鼓掌叫好是一種喝彩和對演員的鼓舞肯定,在錯的時間則很有可能成為喝倒彩幫倒忙,甚至成為攪局的噪音。不同的藝術門類鼓掌叫好有什么不同的講究?記者就相關問題采訪了部分演員、專家、學者。

1.“叫好”是中國傳統戲曲,尤其是京劇觀眾的一種“捧”的方式

“鼓掌幾乎是所有舞臺藝術觀眾通用的喝彩(包括倒彩)方式,叫好則是一種特別的觀賞習慣,主要存在于中國傳統戲曲,尤其是京劇觀演過程中。”劇作家羅懷臻介紹,“早期,很多中國傳統戲曲都是民間草根藝術,后來才走進了戲園子、茶樓、劇院。戲曲在戲園子、茶樓演出時期,并沒有一些所謂的聽戲禮儀和規矩。戲臺子下面本身就像一個市場,它是老百姓的主要休閑娛樂去處。小販來回走動賣零食茶水,觀眾則隨意吃喝閑聊,臺上唱戲咿呀,臺下吆喝嘈雜,有時候還有熱毛巾(‘手巾把兒’)上飛下竄。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衍生出了‘叫好’這種捧角兒的喝彩方式,一聲‘好’可以穿過嘈雜傳至臺上。”

res1211_attpic_brief

在捧角兒、追角兒的年代,表演本身講究難度和重復,“炫技”是點燃現場氣氛,引發陣陣掌聲和叫好聲的重要方式。過去的戲曲觀眾大多是專業的老戲迷,喜歡的戲,喜歡的角兒會重復聽上無數遍,知道哪里該鼓掌,哪里該叫好,講究“裉節兒”,有人在不該叫的地方亂喊很容易受到鄙視。在這樣的觀演互動中也逐漸形成了一些鼓掌叫好的不成文的規定。比如名角兒登臺一亮相或一亮嗓,短促停頓的間隙掌聲不斷,叫好聲四起,此為碰頭彩;還有在高腔長腔處叫好,逢嘎調(如京劇《四郎探母·坐宮》中的“站立宮門叫小番”,演員用特別突出拔高的音來唱出“番”字,此為嘎調)、炸音(如京劇中張飛等架子花臉在憤怒時常常喊叫的“哇呀呀”)、經典唱段叫好,演員做吊毛(前空翻以背著地)、摔僵尸(直接向后倒下或先后仰再直接倒地,表示死去或昏厥)、搶背(身體向前斜撲,就勢翻滾,以左肩背著地)等高難度動作時叫好;還有根據劇情起伏、音樂以及在謝幕、返場時叫好等。羅懷臻稱之為“為技藝、為聲色叫好的傳統”。

曾經戲園子里的掌聲叫好聲是衡量一個演員紅與不紅、演出是否成功的重要標準。京劇趙派創始人趙燕俠之女、京劇演員張雛燕指出,無論是母親還是自己,兩代演員在演出中都會把觀眾的掌聲叫好聲當成一種重要反饋。“以前母親唱戲喜歡摸索創新,有時會在表演中加入一些新的唱詞、唱腔或動作,如果觀眾反響熱烈她就會在下次演出中保留這個變化,如果觀眾反響平平,她就拿掉,她信任和尊重觀眾的選擇。”她說,“但是現在有一些掌聲叫好聲是需要警惕的,有人把粉絲應援、綜藝錄制那一套搬到了演出現場,演員一張嘴,一動手,下面就有人帶著鼓掌喊叫。鼓掌叫好本身是對演員的一種肯定和贊賞,但是亂叫亂鼓很容易適得其反,稀稀拉拉的掌聲和不合時宜的叫好其實是一種倒掌、倒彩,那不是奔著你的聲腔或技藝,作為演員千萬不可被這種假象沖昏頭腦,沾沾自喜。”

羅懷臻指出,現在演出一些傳統戲時,唱腔回歸20世紀30年代那個“炫技”的時期,現場還能帶出過去那種叫好,那種通過叫好互動的觀演關系也會重現。“但是,這種觀演習慣在一些西方舶來的劇場藝術中是不適合提倡的,甚至是格格不入的。”羅懷臻說。

2.劇場演出逐漸形成了一些規矩和禮儀

不少人有過這樣的經歷:第一次走進劇場看交響樂、話劇、音樂劇、舞劇等,激動人心之處,在黑暗中拿出手機拍照或者打破場下的寂靜鼓掌叫好,有人過來制止才發覺此舉不妥。這一方面是因為文化差異導致的欣賞習慣不同,更重要的則是對不同劇種的不了解。曾經的戲園子和現在的鄉村大舞臺更多的是開放空間,觀眾相對自由,劇場則是密閉的公共場所,一個人的舉動不僅會影響到其他觀眾,還會對臺上的演員形成干擾。因此,劇場演出也逐漸形成了一些規矩和禮儀。

中央音樂學院研究員項筱剛介紹:“總的來說,交響樂、歌劇、音樂劇等都是舶來品,本身自帶一些文化屬性和觀演習慣,它們之間既有相似之處,也有明顯的差異。在這些藝術中要求最嚴格的當屬交響樂(如貝多芬交響曲),交響樂演出前一般會有諸如‘演出過程中及樂章之間不要鼓掌’等提示,演出中是絕對不能有掌聲叫好聲的,一般是結束后再連續鼓掌以示尊重。觀看歌?。ㄈ纭秷D蘭朵》中的詠嘆調《今夜無人入睡》)時雖然不要求西裝革履,但是需要注意著裝,正襟危坐,不能像在戲園子一樣吃東西,隨意走動,但是歌劇有其特殊性,演出高潮時既可以鼓掌也可以有類似于叫好的喝彩,這時演員會停下來,示意樂隊再來一遍。交響樂、歌劇相對小眾,音樂?。ㄈ纭陡鑴△扔啊罚﹦t多是流行唱法,算是大眾音樂,演出有點像明星演唱會,觀眾可以隨著情節起伏隨時鼓掌。”

1612037775577_1

關于話劇的觀劇禮儀,有序入場、不吃東西、不講話咳嗽、不亂鼓掌叫好等早在70多年前老舍的一篇雜文《話劇觀眾須知二十則》中就已悉數體現,老舍用辛辣的諷刺抨擊了劇場的不文明行為,如:“在觀劇之前,務須傷風,以便在劇院內高聲咳嗽,且隨地吐痰”“入劇場務須攜帶甘蔗,桔柑,瓜子,花生,以便棄皮滿地,而重清潔,最好再攜火鍋一個,隨時‘毛肚開堂’”“單號戲票宜入雙號門,雙號戲票宜入單號門,樓上票宜坐樓下,樓下票宜坐樓上,最好無票入場,有位即坐,以重秩序”“未開幕,宜拼命鼓掌”“演員出場應報以‘好’聲,鼓掌副之”“入場務須至少攜帶幼童五個,且務使同時哭鬧,以壯聲勢,最好能開一個臨時的幼稚園”“幕閉,必須掀開看看,以窮其究竟”……

數十年前的劇場不文明行為至今仍未絕跡,因為觀眾亂鼓掌叫好導致演員罷演的事件也偶有發生。“過去西方交響樂團、歌劇團到中國演出,包括本土演員演出過程中的確有過一些不愉快的經歷。但是隨著中國觀眾逐漸熟悉這些藝術形式,情況已經改善了不少。”提琴演奏家、音樂評論家卜大煒指出,“亂鼓掌的情況不只發生在中國,在歐美的一些演出中也經常遇到。原來西方觀眾在藝術素養方面有一定優勢,但是隨著西方老齡化加劇,有些年輕觀眾對這些藝術形式的了解還不如中國觀眾。關于劇場禮儀的宣傳引導是需要的,但也要講方法,現場舉牌子示意哪里要鼓,哪里不要鼓,或者領掌似乎是沒有必要的。”

3.既要加強宣傳引導,又不必過于苛求觀眾

因為個別觀眾的無知而影響到整個劇場的觀演,甚至導致演出中斷,對于這種現象,專家學者也有不同的看法和建議。

著名舞蹈家、美學家、大型體育晚會開創者呂藝生在各類演出中遇到過不少“不正常”的現象:“交響樂樂章之間停頓時有人鼓掌會打斷樂思和余韻,舞劇中托舉等高難度動作和京劇不同,這里是不能鼓掌的,但是不合時宜的鼓掌叫好的確時有發生。尤其是在一些作品中,有些呈現全軍覆沒,鮮血把江水染紅的悲壯甚至悲慘的畫面,因為舞臺效果好,觀眾也有鼓掌的,這就很不應該。”呂藝生認為,這也不能完全怪觀眾,當前這方面的美育引導還比較少,建議相關文化部門推出一些觀眾須知之類的指導性文件或教材,學校和劇院等在宣傳教育方面創新思路做好引導工作,主創人員創作時也應該考慮到觀眾的自然反應。

羅懷臻認為,要通過一些優質作品或惠民票價吸引更多的觀眾走進劇場,劇場里的其他“資深”觀眾就是最好的老師。即便第一次進劇場有可能會出現一些不恰當的表現,在其他觀眾或劇場管理人員的善意提醒和引導下及時“有錯改之,無錯加勉”,這也不失為一堂生動的美育課。

除了從宣傳引導美育層面提出的建議,也有專家從自身創作和表演上表達了看法。河南豫劇院院長、豫劇表演藝術家李樹建曾聽說過一些老藝術家因為觀眾亂鼓掌叫好而罷演的情況,但是他認為:“作為演員,要具備應對演出時出現的一些小插曲或突發情況的能力,通過表演把觀眾帶進劇情,把戲唱好,唱進觀眾心里,與觀眾同呼吸共命運,觀眾就會跟著你的表演走,根據劇情和表演來鼓掌叫好。”

res1207_attpic_brief

女高音歌唱家、山東民歌歌唱家賈堂霞同樣認為表演本身很重要,她說:“一般一首歌的時間不會太長,沒有劇情設置,觀眾習慣在演唱開始前和結束后鼓掌。但是如果演出情緒飽滿,感情真摯,技巧嫻熟,觀眾也會因為共鳴在一些地方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比如每次演唱《誰不說俺家鄉好》時,唱到山東民歌特有的一處滑音,觀眾會熱烈鼓掌,它是隨著劇情和精彩的表演集體自發的掌聲,就不會顯得亂。”

記者采訪的年輕觀眾中,有一種觀點值得提倡:“進劇場看劇前還是要提前做好功課,提前了解這門藝術和所要看的劇種劇情,這既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其他觀眾負責,更是對演出負責。”

(文字、圖片來源于光明日報及網絡,侵刪。)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