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獨家

原標題:從4.5億到九千萬 西洋古典藝術前兩名差價為何如此巨大

"這不僅是一幅特殊的畫作,它也是美麗的縮影,也是西方文明開始的一個時刻。今天的成果是對這幅畫本身和它所代表的一切的恰當致敬。"————紐約蘇富比古代名畫部門負責人克里斯托弗·阿波斯特(Christopher Apostle)

1

▲ 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Portrait of a Young Man Holding a Roundel)》, 1444/5年 – 1510年

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原名Alessandro Filipepi(亞里山德羅·菲力佩皮),“波提切利”是他的綽號、藝名,意為“小桶”。

波提切利生于一個意大利佛羅倫薩手工業者的中產階級家庭。先是和馬索·非尼古埃拉一起學習,制造金銀首飾,后又成為菲力浦·利皮的學生,作為對利皮的報答,他培養了利柏的兒子菲力浦·諾。波提切利經常受雇于美第奇家族和他們的朋友們。這些與政治和文化的聯系使他創作題材非常廣泛。在1481年,波提切利應招到羅馬畫壁畫,這是他唯一一次離開佛羅倫薩到外面作畫。據說波提切利從15世紀90年代起追隨“沙瓦耐羅拉”風格,這在他后期所作的宗教畫中得到體現,他的晚期作品少了些裝飾風味,卻多了些對宗教的虔誠。

在15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波提切利是佛羅倫薩最出名的藝術家。他風格中的宗教人文主義思想明顯,充滿世俗精神。后期的繪畫中又增加了許多以古典神話為題材的作品,相當一部分采用的是古希臘與羅馬神話題材。風格典雅、秀美、細膩動人。特別是他大量采用教會反對的異教題材,大膽地畫全裸的人物,對以后繪畫的影響很大。

2

▲ 波提切利《春》,蛋彩畫板,203×314cm,1482年

其中,《春》和《維納斯的誕生》是最能體現他繪畫風格的代表性作品,也是其最家喻戶曉的兩幅作品,經過漫長歲月的洗禮仍煥發光彩。但在波提切利的時代,這兩幅畫的名氣和影響力遠不如他的其他作品,甚至在問世后將近70年間的記載中都沒有它們的任何蹤影。

3

▲ 波提切利《春》(局部),蛋彩畫板,203×314cm,1482年

很多人都說,他是歐洲文藝復興早期佛羅倫薩畫派的最后一位畫家。

然而,社會政治形勢多變,1492年,佛羅倫薩發生政治巨變,勞倫佐去世,美第奇家族遭放逐,宗教極端主義的薩沃納羅拉掌權。波提切利也是他的追隨者之一,并曾在臭名昭著的“虛榮的篝火”中燒毀過多幅自己的畫作?;蛟S是因為這個原因,波提切利的后半生聲名下滑,晚年貧困潦倒,只能靠救濟度日。在生命的最后幾年,他不問世事,孤苦伶仃。1510年,波提切利死于貧困和寂寞之中,安葬于佛羅倫薩的“全體圣徒”教堂墓地。

可以說,盡管波提切利創作了人類藝術史上最不朽的人物肖像,如今流傳在民間,可以交易的只有12幅,別的都在各種美術館中館藏,不可能被私人擁有。

《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就是這十二分之一。

1月28日,2021年全球首場重要拍賣在紐約拉開帷幕。在蘇富比“西洋古典藝術周”的“大師繪畫&雕塑Ⅰ”專場中,最大驚喜莫過于文藝復興先驅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經典作品,以無任何擔保形式出現的《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它最終以含傭金9218.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5.95億元)的價格成交。這不僅刷新了波提切利的個人最高紀錄,還創下了西洋古典藝術的第二高價,僅次于4.5億美元成交的達芬奇《救世主》。

4

▲ 《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在蘇富比預展現場

對《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最早的記錄是在1930年代在威爾士州卡那封的紐伯勒勛爵(Lord Newborough)藏品中,是他的祖先——托馬斯·永利爵士(Thomas Wynn 1736-1807)爵士在托斯卡尼居住期間購藏的。

1935年,這幅肖像通過倫敦的一位畫商以1.2萬英鎊轉賣給了一位私人收藏家,這位藏家的后人1982年在一場拍賣會上以81萬英鎊(約700萬人民幣)的價格出售給了現在的藏家。

在過去的50年中,這幅畫被當做珍寶被各種重量級美術館借展,比如倫敦國家美術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華盛頓特區國家美術館,皇家藝術學院,華盛頓國家美術館和美茵河畔法蘭克福史德爾博物館。

5

▲ 作品被印在1950年出版的莫頓收藏圖錄的扉頁上

《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畫中的主人公長相英俊,衣著品質上乘,還留著瀟灑的半長發,表情謙虛而克制,優雅而沉穩。整個畫面散發著當時佛羅倫薩精英文化中的新柏拉圖主義和人文主義哲學,也具有典型的波提切利描繪人臉的特征。

這幅畫中的男主到底是誰,目前還沒有定論,有的專家猜測他有可能是美第奇家族的朱利亞諾·美第奇(Giovanni di Pierfrancesco de ' Medici),就是波提切利最大的贊助人洛倫佐·美第奇的弟弟。

6

▲ X光射線下的《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

波提切利不僅熱衷于探索異教題材,對肖像畫創作也有著濃厚的實驗精神。意大利文藝復興早期,肖像畫法相當固定,一般是以嚴格的正側面佐以中性背景。但在波提切利的肖像作品中,四分之三側面像卻相當常見。在這種側面像中,人物的視線可以指向畫外、跟畫外人進行交流,人物的性格與情緒也得以通過眼神流露。這種創新的側面像畫法直至1470年前后都未在佛羅倫薩流行,而波提切利早已多次采用。

7

▲ 《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背面

波提切利對肖像畫的創新實驗還體現在《戴著老科西莫勛章的青年肖像》。畫中青年不僅以四分之三側面面向畫外,手中還舉著一枚鑄有佛羅倫薩僭主科西莫(Cosimo de' Medici)頭像的勛章。別看這幅肖像畫好似平平無奇,它可是意大利史上第一幅將手部引入畫面的肖像作品。

8

▲ 波提切利《戴著老科西莫勛章的青年肖像》,蛋彩畫板,58×48cm,約1474年

事實上,早在去年9月波提切利確認現身紐約蘇富比的消息一出,藝術界內外即引起了不少“火花”。因為這位文藝復興大師的作品,此前極少在市場流通。而《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的高超品質和完美品相,曾引得學者們多次質疑它是否為大師本人所作,還是由工作室代筆。再加上原委托人紐約地產大亨謝爾頓·索洛(Sheldon Solow)在11月突然去世,圍繞這件遺產是否繼續上拍,又產生了一些風波,懸念一直延續到拍賣開始前一刻才最終落定。

9

▲ 謝爾頓·索洛(Sheldon Solow)與其遺孀米婭·索洛(Mia Solow),圖片來源:Will Ragozzino/Patrick McMullan

根據網絡媒體報道,在蘇富比歐洲聯合主席兼首席拍賣師彭肯南奧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報出7000萬美元的起拍價后,接連幾個應價很快將價格抬到了7800萬美元,但此后全場陷入數分鐘沉默,最終由一位俄羅斯買家通過蘇富比的私人客戶顧問Lilija Sitnika以8000萬美元拍得,加傭金9218.4萬美元。相較于1982年81萬美元的價格,39年間價格飆升71倍。

10

▲ Lilija Sitnika競價《手持圓形圣像的年輕男子》

蘇富比透露,出價較低的競拍者是代表一位來自亞洲的客戶,但經過長時間的停頓后,他們退出了競拍,只通過蘇富比負責古代繪畫大師作品的倫敦聯席主席亞歷山大·貝爾(Alexander Bell)出了一次價。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鳳凰藝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如需獲得合作授權,請聯系:xiaog@phoenixtv.com.cn。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鳳凰藝術”。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