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舞臺 >舞蹈

北京青年報 作者:梅生2021-01-29 09:33

原標題:馬修·伯恩的《紅舞鞋》沒有“舞出我天地”

以“遠在咫尺”為主題的第49屆香港藝術節,日前發布舉辦方案:2021年2月底至3月底,來自世界各地的30余臺精彩劇目及250多項加料活動,將參照疫情期間藝術節展的通用做法,以現場表演、線上直播、影像放映等形式與觀眾見面。其中英國舞劇編導大師馬修·伯恩的新作《紅舞鞋》以及三部舊作《天鵝湖》《羅密歐+朱麗葉》《灰姑娘》(港譯《仙履奇緣》)的高清電影版,擬在演出場館放映或在藝術節官網限時播放。這四部作品或其影像均曾在內地亮相。

馬修·伯恩歷往的創作,正如他的舞團名字“新歷險”所揭示的,屢屢在大膽顛覆經典上做文章?!短禊Z湖》《胡桃夾子》《卡門》《睡美人》《灰姑娘》等芭蕾劇、歌劇或童話作品,經他改造變為舞劇之后,故事、主題連同形式、風格,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演員尤其男性舞者健碩又柔軟的身體,也常會關聯他的身份,承載他表達上的偏好。不過根據1948年的英國電影《紅菱艷》改編的《紅舞鞋》,并不顯得先鋒,相反有些“保守”。

6bt10_b

他的《紅舞鞋》在主體劇情層面,與《紅菱艷》亦步亦趨,兩者都與安徒生的童話《紅舞鞋》構成互文關系,沒有結合當下時代的特質做全新解讀。導演手法和額外添加的同性邊角料,對熟悉他作品的觀眾而言也不算新鮮。

安徒生童話中的小姑娘,在象征誘惑與虛榮的紅舞鞋面前,漸漸失去對教堂與親情的敬畏,最終跟隨停不下來的紅舞鞋,跳進魔鬼的懷抱,以失去雙腿的代價,換回上帝對瀆神者的原諒。

電影里的芭蕾女演員佩吉,頗有舞蹈天賦。知名劇團的經理欣賞她,讓她主演了由該童話而來的同名舞劇。她因此一舉成名,卻很快陷入愛情與事業的兩難:經理讓她專注事業,被經理開除的作曲家男友要她皈依愛情。佩吉選擇跟隨男友離開劇團,愛情雖然甜蜜,但是事業停滯不前,思念起那雙紅舞鞋。無法將她放下的經理一番勸說,她決定瞞著男友回歸劇團?!都t舞鞋》新一場演出即將開幕,男友闖進后臺加以阻攔,佩吉再度掉進抉擇困境,穿著紅舞鞋奔至室外,跳向疾馳的火車,用生命完成對于事業與愛情的共同殉道。

馬修·伯恩版舞劇,用舞蹈語匯幾乎將電影中的故事原樣復制,借女性在事業與情感發生沖突時的進退維谷,帶出王爾德式關于藝術與生活、信仰與生存關系的探討。但這種探討的方向,不幸也滯留在電影所處的年代。

6bt8_b

《紅菱艷》公映時,女性解放運動尚未在全球轟轟烈烈展開。此前,隨著《傲慢與偏見》《簡·愛》等女性文學的面世,以及工業革命的爆發,從家庭走向社會參加工作的英國女性,率先起身爭取權益,但遠不足以松動男權社會的結構模式。影片中佩吉為愛情或者說將來的婚姻,犧牲如日中天的事業,在男友、劇團大部分同事(包括女性)看來,并無不妥,似乎女性回到家庭才是正經事。

佩吉入職前的劇團首席女舞者,借助身上的排練服裝婚紗,興奮地向眾人宣布她即將步入婚姻殿堂,便得到劇團經理之外的所有同仁的祝福。經理之所以態度冷淡,是因他是王爾德論調的堅定支持者,認為一個人尤其女性,一旦與愛情或婚姻沾邊,精氣神就會被嚴重消耗,事業將毀于一旦。所以他毫不心疼地開除了女首席,自認家庭更為重要的女首席也坦然接受,跳舞于她只是一份過渡用的工作。

面對舞蹈要為感情讓步的問題,佩吉的表現比女首席痛苦的根源,是她的體內已有女性意識的覺醒,她認為自己來到世上的使命便是跳舞。那雙紅舞鞋對她來說,不再是童話里走向深淵的誘餌,而是精神層面的寄托。她與劇團經理初相遇時,經理問她為什么要跳芭蕾,她反問了一句,“你為什么要活著?”

聯合擔任《紅菱艷》導演及編劇的邁克爾·鮑威爾與埃默里克·普雷斯伯格,沒有讓佩吉勇敢掌控命運走向,而是讓她與悲劇正面碰撞,顯然是有意而為,屬于勾連時代的思考。

七十多年已然過去,當下全球范圍內女性與男性的關系,離真正意義上的兩性平等尚有距離,但不可否認的是,女性的話語權、選擇權,比起1950年代前后已有實質性提升。不過看在馬修·伯恩眼里,“紅舞鞋”仍然象征羈絆而非自由,他讓佩吉復寫了電影中的命運。電影中似乎應該發揚的閃光點,比如結尾劇團經理為了紀念佩吉,將藝術至上的精神延續,讓少了她的舞劇正常演出一筆,他卻抹得頗為干凈,只煽情地留下劇團經理與佩吉男友在兩個空間難過的并置畫面,前者為一位優秀藝術家的隕落,后者為自己失去了一位能照顧他的愛人。

6bt11_b

想想,馬修·伯恩之前的《胡桃夾子》《灰姑娘》《浪子車工》中的女性,對于信仰的追求——盡管她們信仰的多是愛情,多么熱烈而純粹!佩吉完全可以效仿她的姐妹們,在“舞出我天地”這條路上披荊斬棘。

很遺憾,沒有。

或許,這是全球興起的保守主義,對藝術家的創作產生影響的體現。觀眾只能無力感嘆。

更為可惜在于,馬修·伯恩過去作品里有關男性之間互相吸引的大小筆觸,比如《天鵝湖》里王子與男頭鵝、《浪子車工》里富有正義感的男主角與受人欺負的男孩的相處、《羅密歐+朱麗葉》里精神病院中兩個男孩的扶持等,雖然帶有一定的幽默搞笑成分,觸及的主旨卻很嚴肅厚重,凸顯人類社會實現性別性向平等的艱難與必要。但在《紅舞鞋》中,相關插科打諢的著墨,卻帶有獵奇成分,為的是“娛樂大家”。

6bt9_b

不過這版《紅舞鞋》對于佩吉男友的人物處理,亮色也不少。電影中的佩吉男友雖然才華非凡,但對藝術并不尊重。佩吉在臺上演《天鵝湖》跳到與王子告別的片段時,站在指揮席里的他向女友拋去飛吻,讓佩吉分心。正是兩人臺上臺下的“互動”,讓劇團經理斷定佩吉的藝術之路會毀于愛情,決意炒他魷魚。他自認天才是手中的通行證,并不介意被炒,也的確從佩吉身上汲取靈感,為倫敦皇家歌劇院譜寫了歌劇《愛神和美女》。但該劇首演之夜,他想到佩吉可能再演《紅舞鞋》,丟下指揮的工作前來勸阻。

這種叫嚷著熱愛藝術,實則干著褻瀆藝術勾當的形象,在馬修·伯恩的《紅舞鞋》里變本加厲。為了能夠吃喝不愁,他把佩吉帶到聲色場所,連哄帶騙讓她大跳艷舞(影片并沒直接表現佩吉離開劇團后的經歷,只用其他人物的談話講述她只能在一些小舞團打雜)。佩吉被人戲弄,他也幾乎不聞不問,讓觀眾懷疑他對佩吉的愛到底有幾分是真,同時為佩吉最后的自殺連連搖頭。

此外,馬修·伯恩的舞臺手段也很值得稱道。一道幕布的180°旋轉,便將從觀眾席看向舞臺的觀眾視角,轉變成從后臺以及側幕看向觀眾的工作人員視角。觀眾離開坐席穿過幕布,舞臺變成了家庭舞會的現場。幕布移除,多媒體與道具交錯上場,繽紛場景有序展現。

馬修·伯恩改編時假如能再費些心思,不是僅把重心放在他那些已經成為招牌的身體語言方面,這版《紅舞鞋》的劇情大概會與嫻熟的技術相得益彰,呈現別樣風貌。

(文字、圖片來源于北京青年報及網絡,侵刪。)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