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展覽

原標題:看張大千溥心畬與湖湘淵源,長沙將展“南張北溥”

據悉,“南張北溥——張大千、溥心畬早期書畫特展”將于1月29日在長沙博物館開幕。展覽分為“大千篇:化古為我法”、“心畬篇:遠白末塵埃”、“師友篇:與湘為徒矣”三大板塊,展出吉林省博物院、四川博物院藏張大千與溥心畬作品74件,向觀眾揭示張大千、溥心畬早期繪畫風格的發展脈絡。又從湖南省博物館、長沙博物館精選何紹基、王闿運、曾熙、齊白石等人書畫作品10件(套),來探討兩位藝術家與湖湘藝術的淵源關系。

中國近現代畫壇群英薈萃,涌現出一批不同凡響的大家,其中有兩位的風采與交游尤為亮眼。他們就是人稱“南張北溥”的張大千和溥心畬。

著名書畫家啟功先生曾這樣描述1933年親眼所見的情景: “兩人在恭王府合作起畫來,各自運筆如飛,隨即將半制成品丟給對方,對方立即補全,三小時之內完成幾十張,你來我往,默契十足,令人看到兩位一流大師表演行云流水般的畫藝絕技。”

1 (1)

張大千和溥心畬1955年日本合影

“南張北溥”指張大千與溥心畬兩位先生,二人在友人引薦下相識,從此開始一段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傳奇交往,惺惺相惜又相互唱和,合作了多幅作品,成就了中國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一段畫壇佳話。

1 (1)_副本

《出則為孔明圖》 年代不詳

《出則為孔明圖》描繪了諸葛亮的坐像,畫的右上方有張大千隸書題 “出則為孔明”,左側有溥心畬草書所寫《出師表》全文,右下方有張大千弟子何海霞題 “門人何海霞畫幾席”,也就是說,畫中人物由張大千所畫,而桌幾和蒲席由何海霞所繪制。

這件作品不僅集合了近現代三位中國畫藝術大師的心血,也是長沙博物館此次舉辦的“南張北溥——張大千、溥心畬早期書畫特展”中兩人合作的唯一書畫作品。

“南張北溥”的書畫藝術在中國美術史上占據著崇高的地位,對中國畫的發展產生了深刻而持久的影響。此次特展向吉林省博物院、四川博物院借展張大千與溥心畬兩位先生作品74件,涵蓋山水、人物、花鳥各個門類,向觀眾揭示張大千、溥心畬早期繪畫風格的發展脈絡。又從湖南省博物館、長沙博物館精選何紹基、王闿運、曾熙、齊白石等人書畫作品10件(套),來探討兩位先生與湖湘藝術的淵源關系,讓觀眾領略中國傳統書畫藝術的交融與魅力。

重點展品:

1 (2)

張大千 《白云繞山圖》 1940年

張大千的這幅畫作,與明清以來所流傳的沒骨山水相近,屬于小青綠一路。畫面主峰運用強烈的對比色朱砂與石綠,人物用減筆,做到“遠人無目”。樹近處根枝分明,遠則使用點戳畫法,不見樹枝。整體畫面華麗而有清氣,不見俗意。

此圖創作于1940年,也說明張大千對青綠山水的探索,早于1941年至1943年的敦煌之行。

1 (2)_副本

溥心畬 《雪景寒林圖》 年代不詳

《雪景寒林圖》的巧思在于:畫雪只用墨染無雪之處,其雪自現。

溥心畬擅長營造雪景的荒寒氣氛,用中、側鋒并用的行筆,勾勒出峭拔山峰與堅硬石頭。連張大千都毫不吝嗇地稱贊:“并世畫雪景,當以溥王孫為第一。”

作為皇族出身的“舊王孫”,溥心畬居住恭王府的30年間,受府中早期收藏的書畫影響頗深。對自己的學畫途徑,他有這樣的敘述:“家藏唐宋名畫,尚有數卷,日夕照摹,兼習(繪畫)六法。”

1 (3)

溥心畬 《奚官調馬圖》 1948年

1 (3)_副本

韓幹 《照夜白圖》 唐代

此幅作品中昂首嘶鳴的駿馬形象,是溥心畬臨摹唐代《照夜白圖》而來。畫面無背景,只設一人一馬,營造出緊張激烈的氣氛,恰到好處的留白,給觀者以想象空間。

1 (4)

張大千 《白描仕女圖》 1944年

畫中仕女長裙蔽足,雙手背握,以淡墨為衣褶、濃墨為束帶,線條圓潤流利。

張大千曾說自己 “腕底偏多美婦人,眼中恨少奇男子”,足以體現其對仕女畫的偏愛。

1 (5)

張大千 臨摹元人供養像圖 1941年-1943年

張大千臨摹《元人供養像圖》畫中人物均未點睛。圖中前者為回鶻供養人,頭戴三叉高冠,細眉窄目,蓄八字胡,凝視前方。他身穿皂色圓領團花紋窄袖錦袍,腰間束雙帶:上為紅色束腰帶,下為蹀躞帶;雙手持長頸香爐,站在團云紋地毯上虔誠供養。隨后的侍從頭戴平頂白色便帽,后垂發辮,蓄八字胡,身穿綠色圓領袍,腰束蹀躞帶,雙手持仗。

1 (4)_副本

張大千 臨摹初唐畫瓔珞大士圖 1941年-1943年

畫中菩薩頭有背光、面有胡須,足踏紅蓮花,右手抬于胸前,作臂微屈提一凈瓶,瓔珞滿身,其右側有花枝。

1 (5)_副本

張大千 臨摹晚唐伎樂菩薩圖 1941年-1943年

吹笛的飛天乘著云彩,舒卷著舞帶,一幅安詳自在的神情。其豐腴的面龐、健壯的體態體現了唐代豐肌秀骨之美。

(文字、圖片來源于澎湃新聞及網絡,侵刪。)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