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展覽

新時報 2021-01-27 09:36

原標題:“我從漢朝來”呈現漢代齊魯風貌,濟南展漢代精品文物

“漢秉威信,總率萬國,日月所照,皆為臣妾。”大漢雄風,驚心動魄;赫赫威名,蕩氣回腸。2月3日,“我從漢朝來——文物世界中的漢代濟南”在濟南市博物館開幕。展覽將匯聚濟南地區七所文博單位的300余件漢代文物,還原兩千多年前,大漢王朝時期濟南先民的生活,展示濟南地區的漢代雄風。這也是濟南市漢代精品文物的首次集結亮相。

1 (1)

“我從漢朝來——文物世界中的漢代濟南”展覽海報

濟南漢代文物,全國獨樹一幟

此次展覽由濟南市文化和旅游局、濟南市文物局主辦,由濟南市博物館聯合濟南市考古研究所、濟南萊蕪博物館、濟南歷城區博物館、濟南長清區博物館、濟南章丘區博物館、濟南城子崖遺址博物館共七家文博單位共同承辦,薈萃了濟南地區最精彩的漢代文物,即將亮相的300余件展品中,不乏西漢鎏金銅當盧、西漢玉覆面等國寶級藏品。

1 (2)

鎏金銅當盧

1 (3)

玉覆面

濟南位于齊魯交界之地,瀕臨海岱,北依黃河,南靠泰山,自古便是富庶之地。兩漢時期,這里農業進步,手工業興盛,商業繁榮。漢代“事死如事生”,墓葬多厚葬,出土文物十分豐富。豐富的文物資源構成了濟南的另一部史書,體現了濟南作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所具有的深厚文化底蘊。尤其是漢代文物,濟南在全國文物中獨樹一幟,不僅數量多,而且上至諸侯貴族起居生活、車馬出行、宴飲庖廚,下至平民百姓化妝配飾、樂舞百戲、農耕生產等等應有盡有。長清西漢濟北王陵、章丘洛莊漢墓、章丘危山漢墓三處諸侯王墓,被評為當年的全國十大考古發現,占濟南全部十大考古發現(8處)的近一半。這三處諸侯王陵,還有臘山漢墓和長清大覺寺漢墓,是漢代王侯墓葬的代表,出土了大量王室生活用品。無影山漢墓、魏家莊漢墓、三官廟漢墓的發掘,也給我們提供了豐富的漢代人們生活的資料;而章丘女郎山、東平陵古城等漢代墓葬遺址的發掘,則揭開了兩漢人們的生產風貌。

1 (4)

錯金銀銅環

1 (5)

乳釘紋玉璧

1 (6)

彩繪載人載鼎陶鳥

展覽設置于濟南市博物館一樓臨時展廳,分為三大篇章。第一篇章“赫赫諸侯——漢代王陵遺珍”,通過展現洛莊漢墓、危山漢墓、雙乳山漢墓、大覺寺漢墓及臘山漢墓五座王侯墓文物,再現漢代諸侯王膏粱錦繡、鐘鳴鼎食的奢華生活;第二篇章“物阜民豐——漢代生活畫卷”,著眼于漢代先民尤其是貴族階層在“事死如事生”觀念之下的物質水平及精神世界,涵蓋居家生活、玉器崇拜、宴飲庖廚、車馬出行、樂舞百戲等八大主題;第三篇章“百業俱興——漢代生產風貌”,以先進的漢代生產為切入點,帶領觀眾共同領略“天下安平,人無徭役,歲比登稔,百姓殷富,粟斛三十,牛羊被野”的富足景象。

1 (7)

綠釉陶井

1 (8)

鐵釜

沉浸式感受大漢雄風

據悉,本次展覽一方面著眼于歷史的延續性,通過展示濟南市近年來豐碩的考古和文物保護成果,重點闡釋濟南悠久的歷史文化,注重挖掘泉城歷史名人、文化典故,讓展品背后的歷史人物講故事;另一方面,展覽注重專業化的同時,更兼顧公眾“懂不懂”的問題。展品包括了大量反映漢代王室貴族身份等級的精美玉器、禮樂兵器,例如玉覆面、玉衣、編磬、鎏金車馬器等,同時也涵蓋了例如陶撲滿、陶灶、陶磨等等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展品,使得公眾在接受“高雅文化”的同時,也能通過更加熟悉和親切的特定展覽語境更好地走進和融入展覽主題。

1 (9)

撲滿

1 (10)

石獸形硯臺

另外,本次展覽在展陳設計上也特別注重觀眾沉浸式的觀展體驗。甫一進入展廳,觀眾們就可以立刻感受到濃濃的漢代文化氛圍,大廳兩側兩個高大的漢闕裝飾是由漢代壁畫中的漢闕變形而來,壯麗挺拔;上空懸掛的紅色漢代屋脊,層層排列,由遠而近,仿佛歷史穿越;二樓四周立面裝飾提取了漢代瓦當拓片的元素,四神兼列其中,漢代雄風的魅力頓時浮現。

第一篇章“赫赫諸侯”講述漢代王陵遺珍,展廳整體采用紅色局部穿插黑色,營造出莊重而高貴的環境氛圍。展標設計采用大紅色立體落地燈箱、輕型裝飾面層材料設計制作屏風分置燈箱左右兩側,形成立體虛實層次,畫面中的云紋、車馬出行剪影與兩側儀仗隊形成一個完整的王侯車馬出行場面,赫赫諸侯的威嚴與雄風立刻呈現在觀眾面前。車馬剪影、儀仗隊設計元素均選自長清孝堂山畫像石形象,突顯地域文化特色。展廳主墻面,一襲暗紅色展板玉貫穿始終,五大王陵墓葬發掘現場照片,作為輔助展示內容,場面震撼,極具視覺沖擊力。雙乳山濟北漢王陵出土的覆面是本次展覽的重點展品,給玉覆面設計了獨立展示空間,展柜上方增加了暗紅色燈箱,隱藏的燈光集中照射玉覆面,讓文物形象更加清晰靈動,成為觀眾聚焦打卡地。

1 (11)

一廳效果圖

第二篇章“物阜民豐”講述漢代生活畫卷,展廳色調采用橘黃色,溫暖的色調烘托出漢代濟南天下安平,百姓殷富的生活氣息和繁華景象。展標采用紙片畫的設計手法,選取濟南市博物館館藏一級文物,漢代樂舞雜技陶俑文物元素,作為展標中心內容,上下輔以云紋,形成換面交叉錯落,前后有致,層層入畫的立體空間效果,與展品遙相呼應,完美表達了物阜民豐的主題風格。

1 (12)

彩繪雜技樂舞陶俑

第三篇章“百業俱興”講述漢代生產風貌,展廳整體采用土黃色基調,主體展標采用立體剪影,層層深入的設計形式,從漢磚紋飾的背景墻,壯美的漢代建筑,漢闕、中間設置冶鐵、農耕內容的畫像石剪影,內容豐富,主題鮮明。展標獨特巧妙的構思,完美地詮釋了該展廳百業俱興的漢代生產風貌。

展覽注重多感官的觀展體驗。赫赫諸侯王陵文物展區,展出了20件洛莊漢墓出土的編磬,編磬是古代打擊樂器的一種,通常是在木架上按照音調高低的不同依次懸掛,以小木槌敲擊奏樂,每個磬發出不同的音色,能夠演奏旋律,多用于宮廷雅樂或盛大祭典。在展出展品的同時,也輔助以編鐘、編磬的演奏音頻,聽之聲音空靈,優美動聽,余音繞耳,使得觀眾能夠沉浸式感受漢代音樂的魅力,注重觀眾參觀的全方位感受。

1 (13)

彩繪樂舞陶俑3D觸摸屏實景

數字先行 讓精品文物“活起來”

在后疫情時代,智慧博物館數字化的重要性更加凸顯出來,為今后博物館藏品及展覽的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濟南市博物館在疫情期間一直注重線上數字化的發展,持續推出 “云上博物館——文物背后的故事”系列。此次展覽更是不斷創新展覽模式,用數字化的形式讓文物講述背后的故事。此次展出的國寶級藏品“西漢彩繪樂舞雜技陶俑”就進行了全方面的立體開發。“西漢彩繪樂舞雜技陶俑”動漫讓靜態的文物變成動態的形象,活潑生動地從多方位、多角度向觀眾講述不同陶俑的角色定位,并深入淺出地延展出當時的社會風貌和習俗;3D制作讓觀眾可以在展廳通過電子觸摸屏進行拖拽、放大、縮小、旋轉,查看高精度三維模型,從而全方位、多角度、高清晰地觀賞文物,對弘揚歷史文化、踐行文化惠民起到了重要作用;主題AR互動讓觀眾可以通過動作發出指令,既可以觀賞到還原的樂舞雜技場面,還可以跟陶俑進行互動,增強了觀賞的趣味性,也有利于加深觀眾對文物的了解;增強現實識別卡使觀眾通過下載軟件,實現手機掃碼,進行AR增強現實觀看,同時能夠聽到對文物的詳細介紹;“西漢彩繪樂舞雜技陶俑”拼圖則使觀眾特別是青少年可以在拼圖游戲的過程中獲得探索文物的樂趣。這一系列的深入立體開發真正實現了“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

1 (14)

二廳效果圖

身臨其境體驗考古

值得一提的還有本次展覽的互動性。第二展廳設置成互動專區是此次展覽的一項重要突破,豐富的互動活動改變了單一的參觀方式,讓觀眾能夠充分參與其中,文物發掘互動區設置了模仿考古發掘現場的沙坑,同時在墻面介紹考古發掘的方法,家長們可以帶領孩子體驗一把現場尋寶的樂趣,在學習考古發掘知識的同時,更注重啟發青少年自主探索的意識與能力;拓片制作體驗互動區展示拓片制作教程的同時,一并設置操作臺,由工作人員現場帶領觀眾進行拓片教學和拓片體驗。這也是博物館在展覽工作中對于如何探索教育的終身性、自主性、廣泛性的積極回應。

此外,配合此次專題展覽,濟南市博物館也將推出一系列專門針對青少年的社教活動:“著我漢時衣裳,興我禮儀之邦”——從文物中看漢朝的服飾特點,體會中國漢文化之美,展示漢文化之韻,傳承華夏君子之道,現場進行襦裙制作活動;“走進文物,我是小小修復師”——利用“西漢彩繪樂舞雜技陶俑”和“西漢彩繪負壺陶鳩”兩件重點展品,結合我館的兩件拼寶教具,進行文物拼寶活動。此外還包括開幕式園游會、木片畫繪制、古代馬車制作以及傳統美食制作等活動,從帶有歷史厚重感和社會敬畏感的文物出發,以文物中的“衣、食、住、行、軍事”等為主線,通過各類繽紛多彩的形式,讓國寶活起來,一步步地走到大眾面前,讓觀眾們尤其是青少年通過活動更好地接觸歷史、了解歷史,從親身實踐和體驗中獲取更多的信息,真正了解兩千多年前統一、開放、自信、多元的漢代社會風貌。

1 (15)

銅錞于

“大漢雄風”里的特色文創

此外,主辦方還為本次展覽特別設計了獨特的文創產品,這些文創以獨具特色的大漢文化為基礎,深入挖掘展品背后的文化內涵,并與當下人們的現代生活相結合,挖掘文化符號做好文化傳承。例如展品中的銅錞于,其兩面分別飾有浮雕的鷹圖案,并且鷹為“一筆畫”,極為罕見,利用錞于元素設計而成的倒影陶瓷杯,制作精美,風格簡約,也為生活增添了一抹色彩;參考漢代印信形制制作的陶質印章,融合漢代文化因素,上刻“長樂未央”“我從漢朝來”“寶藏女孩”等字樣,教育性與趣味性相得益彰;還有利用漢磚紋飾制作的花盆、可作茶托和硯臺的瓦當、漢代錢幣樣式的吊墜,以及提取西漢文化元素設計的冊頁筆記本、折紙書簽等一系列文創產品,充分發揮創意性、挖掘文化內涵的同時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為博物館的文化傳播打造新模式。

(文字、圖片來源于新時報及網絡,侵刪。)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