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獨家

原標題:殷漪:音樂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

“1917年,法國作曲家埃里克·薩蒂譜寫了專為迎接來賓的音樂Tapisserie en fer forgé – pour l'arrivée des invités (grande réception),作曲家稱其為“家具音樂”。他希望這音樂像家具一樣存在,人們不用正襟危坐把它當做作品來聽,大家應該隨意走動自由交談。”

——殷漪給觀眾那封信的開頭。

1

與之前的三期不同,露臺計劃第四期的開幕被分成了兩場,被邀請的32位觀眾入場后首先會拿到藝術家寫給他們的一封信。在信中殷漪說到,此刻露臺上正在播放巴洛克音樂巨匠維瓦爾第最著名的《四季》,這首古典名曲曾經在漢堡中央火車站站前廣場上循環播放,用來驅趕在廣場上停留的流浪漢。進而殷漪又告訴觀眾,在露臺上有一個附有藍牙功能的播放設備,觀眾可以用手機連接這個藍色設備,播放自己喜歡的音樂。當有觀眾播放通過該設備播放音樂時,維瓦爾第的《四季》就會消失,擴聲系統會播放觀眾的音樂,當觀眾停止播放自有的音樂時,《四季》會再次出現。

2

埃里克·薩蒂的“家具音樂”與漢堡中央火車站的《四季》建立起“露臺上的音樂”這個作品的基本語境,在進入這個語境后,觀眾面臨的一個選擇是到底要不要放自己的音樂,到底要不要去替換掉露臺上的《四季》。

3

觀眾進入作品的過程表面上看是很柔性的。室內放置著精美的點心和茶飲,露臺上有音響、桌椅和戶外取暖器,整個場景就是一場朋友間的聚會。殷漪想把“露臺上的音樂”做的外松內緊。那么“緊”在哪里?繼續讀信,殷漪寫到“也許你會與當初的我一樣驚訝,音樂是如何能做到驅趕人?我想說的是,音樂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

漢堡中央火車站用音樂驅趕流浪漢是從2000年開始的。在最初使用的是古典音樂--莫扎特的《魔笛》、維瓦爾第的《四季》。這些年來德國國內對于這個事件的討論從未停止。很多學者試圖從聲學生理學的角度去研究為什么音樂可以起到這樣的作用。比如是否有哪個頻率對于流浪漢有生理的排斥刺激?但直到今日都沒有拿出令人信服的結論。2104年殷漪在漢堡中央火車站聽到的已是不是古典音樂而是休閑電子樂了。他認為,在這個事件中音樂被當做一種文化意識形態來使用。如何去理解殷漪說的文化意識形態?

4

▲ 關于漢堡中央火車站音樂的德文報道

文化意識形態借用阿爾都塞對于意識形態的表述,我們可以說文化意識形態是個人對于與其相關的文化諸條件的想象性關系。正是在這種想象性關系中,個體得到自我(文化)定位,同時也是因為想象性中的歪曲成份,使其具有必然的排他性。于是作品被藝術家建構成文化意識形態的相遇和聚會。 

5

回看近年來殷漪的作品如“真身”、“聆聽的六個姿態”以及“露臺上的音樂”,作品中藝術家有意識地后退,以邀請的方式讓觀眾與作品相遇。觀眾的行為成為作品最重要的參數。觀眾要做的是排演,但不是去演一個角色,而是在藝術家給出的形式框架(包括物質性形式與思維概念形式)之內,排演作為個體的自身。殷漪面對的則是作品內容生成過程中的不確定和意外。

開幕當天,有觀眾自始至終是沒有播放音樂,有觀眾極具表演性地爭搶播放,有觀眾表示在這樣一個地方聽到自己放的音樂有點小興奮。90年代美國重金屬、香港黃金年代的粵語歌、法語兒歌、電影配樂交替響起。令人印象最深刻是一首滬語歌曲《勿理解萬歲》,如此應景,這位應該是殷漪期待中的觀眾吧??此戚p松隨意,其實很少有人會不假思索地播放自己喜歡的音樂,大多數人會考慮在這樣的場合應該播放怎么樣的音樂。不僅僅在露臺上,個人都有一種場所意識,一種公共意識,而這種公共意識是和私人生活有邊界的。

6

▲ 官邸對面的聶耳銅像公園

哲學家韓炳哲在《倦怠社會》中提出,與之前??乱饬x上的規訓社會不同,今天的社會是一個功績社會,外部的強制消失,剩下的是個體與自身的競爭和剝削。殷漪認為個體外界的規訓仍然存在,只是擁有了一套換顏術,變得更加隱秘。比如通過技術與資本的合作,通過文化與商業的相互編碼來按摩式地規訓公眾的身體與精神。對于聲音藝術家殷漪來說,城市公共空間內聲音的運行有其自身的邏輯與機制。無論是社會公用空間內的秩序建立還是商業空間內的象征性消費本質上來說都是通過聲音實施規訓:身體的或者精神的。一如在漢堡火車站出現的古典音樂,亦或東京新宿街頭的極高頻正弦波。

新的轉變是,今天由于文化在傳播過程中不斷數字化流媒體化,個人使用互聯網終端的經濟成本與技術壁壘越來越低,主體接觸到文化的廣度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于是擁有極具差異性文化趣味與傾向的個人也不斷地在自我選擇中被塑造。殷漪所感興趣的正是發生在這些個人之間的微觀政治。在他的聲音觀察與研究中,公共空間是這些個人最可能相遇的場所。這種日常生活中的微觀政治,亦在公共空間內通過聲音來代理與顯證。

回到露臺上,此刻的觀眾或交談或看著沿街的風景或詢問彼此在放什么音樂。音樂是展覽現場的背景,信件里的兩個音樂事件又成了作品的思考背景。在這種雙重背景下,音樂再次被強調成一種文化意識形態??梢哉f殷漪一方面希望激發觀眾的文化意識形態,另一方也想觀察在這樣一個臨時建立的公共空間內,文化意識形態間的差異以及它們之間的反應。也正是因為音樂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露臺上的音樂無法變成背景,它不斷的提示觀眾它的社會功能。官邸沿街的這個露臺被篡改成了主體間性的公共空間。

7

在精神分析理論中,主體與他者之外,還有一個“大他者”始終凝視著二者。那么在這里,露臺儼然扮演者“大他者”的角色。對于這個“大他者”,殷漪在于露臺計劃發起人Alice陳的對話中提到“露臺是個有趣的地方,它一定是私人的,但又暴露在公眾的目光下。它連接了兩種不同屬性的空間,在露臺上發生的行為既私密又公共。法國總領事官邸的露臺又有更多的寓意。它處于國家與國家間,階層與階層間,私人與公共間,現實與想象間,不僅是在物理空間層面,也在語言和意義中發生。露臺自身就是邊界上的一個模糊場域。我想讓這個模糊場域發聲,用聲音穿越各個邊界。”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鳳凰藝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如需獲得合作授權,請聯系:xiaog@phoenixtv.com.cn。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鳳凰藝術”。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