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有鹽 >有鹽

有鹽Life 2021-01-25 07:15

原標題:坂本龍一:你的一生里能看到幾次滿月升起?

近日,日本音樂家坂本龍一通過微博公布自己確診直腸癌,牽動了無數中國樂迷的心。

1

“與癌共生” 四個字,語調異常平靜,卻令人無比心碎。

坂本龍一,是中國人最為熟悉的日本作曲家之一。他創作了《圣誕快樂勞倫斯先生》、電影《末代皇帝》配樂等經典曲目風靡亞洲。

坂本龍一從未停下對音樂的追求,頭發已經花白的歲月他依然走在音樂創作的先鋒前沿。他始終保持著優雅與溫柔的態度,被樂迷稱呼為教授。

2

在2014年罹患咽喉癌后,坂本龍一依然沒有停止思考和創作,他說,只要能夠創作音樂,就感到相當幸福了。

在《坂本龍一:終曲》、《坂本龍一:異步·紐約公園大道軍械庫首演》兩部影片中,記錄下了他自始至終未曾改變的初心,用盡一生力氣對音樂的熱愛。

3

《坂本龍一:異步·紐約公園大道軍械庫首演》

可在騰訊視頻藝術頻道觀看

在紀錄片《終曲》里,他這樣說道: “人們總以為生命是一口不會干涸的井,但所有事情都是有限的。多少個迷人的童年下午,回想起來,還是會讓你感到如此深沉的溫柔。” 

坂本龍一在2014年被確診為咽喉癌,此時美國導演斯蒂芬·野村·斯奇博正在為坂本龍一拍攝一部演奏會紀錄片。得知坂本龍一罹患癌癥,導演一度想要放棄拍攝,是坂本龍一堅持繼續下去。

最終,連續拍攝了五年的素材剪成一個半傳記的紀錄片,配合著坂本先生新專輯的創作,變成這部《終曲》。 

4

影片的開始,日本關東大地震后,坂本龍一前往福島,在一所學校里看到一架躲過了海嘯的鋼琴,琴弦已經失去了張力,琴鍵松弛如疏落的牙齒。他異常欣喜,如獲至寶。

他說:“工業革命之后,我們把自然的形態全部按我們的意愿扭曲。這些木頭需要年年月月的機器壓力才能固定成一架琴的樣子。而每過一段時間,我們會說,琴松了,音跑了,需要調琴了??赡瞧鋵嵤?,自然正掙扎著回到過去的形態。那跑掉的音,是大自然修復力的鳴響。”鏡頭定格黑與白的琴鍵和他流淌在琴鍵上的手。

5

坂本龍一穿上防輻射衣到福島隔離區看被輻射籠罩的空城?;氐綎|京后,坂本龍一加入反對重啟核電站的游行。坂本龍一在賑災音樂會上把那首《圣誕快樂勞倫斯先生》帶給災民。演奏結束后,坂本龍一溫柔地對臺下說:“大家冷了吧,來聽音樂吧。”

6

坂本龍一并非不食人間煙火的完人,會因患病而消沉,也因疾病引發更多關于生命、自然與音樂的思考。在紀錄片里,回到紐約居所的坂本龍一不斷吞下各種藥片,反復刷牙,頻繁喝水。 

7

在生命的無常與脆弱面前,他說:“因為不知道我們何時會死去,我們總以為生命是某種取之不竭的財富,可有些事只發生那么幾回,其實是少數幾回。”

8

相信大家對這一場景非常熟悉:北極的茫茫冰原下傳來汩汩水聲。坂本龍一坐在冰川的邊緣,將錄音設備沉入冰下,收集冰川死去時的呻吟。“我正在垂釣聲音啊”坂本龍一輕聲地說。

9

坂本龍一收集風翻動樹葉的聲音,雙腳踩在落葉上的聲音,敲擊樹林間廢棄的鐵皮箱發出的聲音,他甚至把鐵皮桶套在自己頭上,站在雨中傾聽……

10

他擁抱新科技,也崇尚自然的力量,以全情投入、保羅萬象的靈魂投入生命,令人神往。他能夠聽到北極冰川消融的哭聲,把水桶倒扣在頭上站進雨里聽雨打的聲音。形式逐漸淡化,鋼琴、吉他成為點綴,自然的本身融入坂本龍一的音樂中。

紀錄片《坂本龍一:終曲》于2017年9月在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非競賽單元首映。

2017年,在時隔8年之后,坂本龍一推出新專輯《Async異步》,是在與咽喉癌搏斗成功復出之后睽違已久的個人專輯。 同年,坂本龍一在紐約公園大道軍械庫舉行了兩場「一票難求」的演奏,全球僅得200位觀眾有幸欣賞。

11

坂本龍一積極追溯和思考人與音樂的根源和關係,近年的作品風格亦見遠離「形式」,更正視「音樂」本質。

《async異步》的創作靈感源自日常事物、雕塑和自然。為追求極致聲音,坂本龍一在演奏會上除表演鋼琴,大玩鼓棍、棒枝敲擊玻璃板,以及音響凋刻品,讓觀眾用音樂去感知世界,與大師一起尋找永恒之音。

12

這張專輯正是拍攝《終曲》時教授在創作的音樂,他形容《異步》是一部為塔可夫斯基的電影虛構的配樂,曲子間隱藏了許多“密碼”:比如《Solari》 ,標題是向塔可夫斯基的電影《飛向太空》(Solyaris)致敬;而《Life, Life》中的人聲是塔可夫斯基的詩人父親阿爾謝尼伊·塔可夫斯基(Arseny Tarkovsky)的詩;

在《Fullmoon》中的人聲獨白,來自由坂本龍一創作配樂的電影《遮蔽的天空》,他特地聯系貝托魯奇獲得電影聲音授權,并找人用法語、中文、日語等多種語言念這段臺詞;

13

坂本龍一曾在采訪中表示《Fullmoon》是這張專輯中他最喜歡的一首;還有UBI、Walker、Three……用鋼琴、電子吉他、鋼棒在鋼琴箱內落下、弦拉金屬絲、大小球在玻璃上滑動等即興、投入的演繹,配合著前期合成的音樂和舞臺頂部的屏幕里播放的單色畫面——云彩、月球、雪花、水波,以及抽象的點和線,為現場200位觀眾奉上一臺充滿禪意的音樂會;

因為患病的緣故,坂本龍一把這張專輯當做“最后一張”來制作,把所有想要的表達都努力放在了專輯中。

14

《異步》全球200席的首演現場,被指導了紀錄片《坂本龍一:終曲》的史蒂芬·野村·斯奇博導演再次記錄下來。在演出中,八臺攝像機隨時捕捉即興的發揮,呈現作品每時每刻的變化,制作成紀錄片《坂本龍一:異步·公園大道軍械庫首演》。

在Full moon里,坂本把一段保羅·鮑爾斯的話讓人用中文日文英文韓文法文等語言念出來,做成音樣,這段話是這樣講的:

“因為不知道我們何時會死去,我們總以為生命是某種取之不竭的財富,可有些事只發發生那么幾回,其實是少數幾回。 “你還記得幾個你童年的下午,那些無比重要的、如果沒有它們你就也不再是你的下午?也許就只有四五回,也許甚至還不到。

“你還能看幾次滿月?也許就剩20次。盡管你還以為那將是無盡無窮。”

在2020年末,木木美術館發布了2021年度大展——坂本龍一:觀音 聽時的展覽計劃。

15

該展覽是日本作曲家、藝術家坂本龍一迄今為止規模最大、最全面的研究型展覽,也是坂本龍一在國內的首次美術館個展,呈現藝術家過去三十年的重要創作以及特別為本次展覽創作的特定場域裝置。

坂本龍一先生說,這個展覽是他的一個夢想。當然,也是每一位樂迷的夢想。祝愿教授早日康復,展覽如期。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