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iwc6"><xmp id="giwc6">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rt id="giwc6"><small id="giwc6"></small></rt>
<acronym id="giwc6"><center id="giwc6"></center></acronym><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acronym>
<acronym id="giwc6"><div id="giwc6"></div></acronym>
有鹽

鳳凰藝術

資訊 >評論

學而高 2021-01-21 11:38

梵高作品的真偽誰說了算?原來也是筆糊涂賬

梵高作為世界知名的印象派畫家,他的《星月夜》、《向日葵》、《有烏鴉的麥田》等作品不僅家喻戶曉,也已躋身于全球最具名、最昂貴的藝術作品的行列。

1 (1)

《星月夜》(1889)

2016年11月,美國一位名叫詹姆斯·格魯姆德維格的作家對媒體說,他認為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的估價高達9500萬美元的梵高的《麥田里的柏樹》是贗品,理由是繪畫水平太差、畫卷沒有折痕以及來源存疑。

《麥田里的柏樹》是梵高在瘋人院被允許野外繪畫時所創作的系列作品,梵高認為這是他最滿意的夏季風景畫作品。

1 (2)

《麥田里的柏樹》(1889)

作為鎮館之寶,居然被說是冒牌貨,自然引起了博物館的高度重視。

面對質疑,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公開畫作流傳有序的信息,并公布科學檢測報告,證明這幅畫確實是真跡。

原來,質疑者格魯姆維格原本是一名基建工程經理,花了3年時間來研究調查梵高的生平和畫作,寫了一本《分解梵高》,并于2016年10月出版,他的此次質疑明顯是為了賣書而炒作造勢。而且這本書的副標題就更赤裸裸,寫著:大都會的9500萬美元的梵高作品是贗品。

1 (3)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關于藝術作品的真假問題向來爭議不斷,尤其是一些歷史悠久的藝術作品往往是幾經轉手,對于真偽的判斷自然也并非易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也給藝術作品增添了那么一絲神秘氣息。

那么,誰有權利來決定藝術品的真偽?在判斷真偽過程中又受到哪些因素的影響呢?

梵高作品的真偽之爭

在判斷藝術品真偽這個問題上,藝術專家的權威不容忽視,他們的工作就是追求真相,為藝術品提供真實的歷史。

梵高專家的權威就立足于他們對梵高生平與創作的了解。少數專家不僅擁有這方面的知識,他們自己也收藏或保管數量可觀的梵高作品。

德·拉·法耶在這一領域的地位源于他以一己之力編訂了梵高作品分類圖錄,該書出版于1928年。在他的有生之年,市面上沒有再出現可與之相比的梵高作品目錄。

但是,他所收錄的這些作品真的都是梵高真作嗎?其實,也不盡然。

造假的梵高自畫像

1911年,法國畫家朱迪特參加了巴黎歐仁·德呂埃美術館舉辦的一個梵高畫展。在大師梵高的諸多作品中,她竟然看到了自己早年臨摹高更的一幅梵高自畫像!

更令她吃驚的是,仿作已經被篡改。多年前她如實臨摹的畫作上的綠色背景,已被若干花朵覆蓋,簽名也消失無蹤。

1 (4)

梵高贈給高更的自畫像

在她想揭發這幅偽作的時候,丈夫強烈反對:你為什么要故意惹那些畫商和藏家不快呢?堅持真相有時候會讓你痛悔終生的。

1 (5)

此后這幅畫作被藝術收藏家保羅收藏,德·拉·法耶也把這幅偽作收入了他在1928年編定的梵高作品目錄,歸于“帶花的自畫像”標題下。盡管多年后朱迪特在一家雜志上講了這個故事,但仍有不少人認為這是一幅梵高真作。

流入市場的大量偽作

1928年,在柏林的卡西雷爾美術館的展覽上,畫商瓦克爾帶來的四幅作品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因為這幾幅作品與梵高的其他作品格格不入。

而此前,德·拉·法耶曾為這幾幅作品頒發過真品證書,并將它們收入了梵高分類目錄。但是這幾幅作品被認定并非出自梵高之手。

德·拉·法耶感到震驚,作為一個梵高專家,怎么可以錯到如此地步。后來有媒體說他和瓦克爾沆瀣一氣,還有人指責他從瓦克爾賣出的梵高作品中獲了利,但是德·拉·法耶稱在確證賣出的作品是假作后,他自己已花錢將其購回。

1 (6)

《荷蘭的花床》(1883)

毋庸贅言,德·拉·法耶起初并不知曉自己書中收進了假作,然而,1928年1月之后,他開始再次研習瓦克爾手中的梵高作品,并將它們與其他確鑿無疑的梵高同一時期類似主題的畫作相比較,發現瓦克爾手中的作品幾乎全都不是出自梵高之手。

德·拉·法耶決定不公開此事,他決定遵循藝術品交易中的一個不成文規則:如果一件賣出的藝術品被證明是無可爭議的假貨,那么,賣家和買家都必須考慮周詳,謹慎行事。

這個規則既簡單又易行,但也暗藏隱患,這在瓦克爾的梵高收藏這件事上就清楚體現了出來。

到1928年年尾,被涉進此事的個人和機構越來越多。11月,30幅畫作中的一多半已經被數十個畫商和私人收藏家過手,其中幾位接到德·拉·法耶的告誡,退了貨,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挽回了瓦克爾造成的損失,不滿之議紛起。

1 (7)

《舊塔樓》(1884)

德·拉·法耶和他的梵高圖錄出版商一起向圖錄購買者遞送了一份《補充說明》,列出該書中包含的瓦克爾的梵高假作清單。他還將這一計劃告知了他在德國和荷蘭的商業伙伴。所以,德·拉·法耶想要不聲張此事的意愿注定還是失敗了。

德國媒體搶先得到瓦克爾手上是梵高偽作的消息。1928年11月28日,頭版新聞橫空出世:“梵高名作是偽作”,“贗作大發現”,“偽造的梵高作品”等等。瓦克爾威脅說他要采取法律步驟阻止媒體的行為,并且必要時會起訴德·拉·法耶誹謗。

有些專家改變其原先的堅定立場,修正了自己的結論,比如德國的梵高專家尤里烏斯·邁耶-格雷斐,和德·拉·法耶一樣,從1926年起為瓦克爾手上的梵高作品開具真品證書,現在他動搖了。

1 (8)

《有白楊樹的小路》(1885)

假貨禮物

1890年5月20日,梵高結識了保羅·加赫醫生。加赫在現代法國畫家中有一定的知名度,他是最早一批欣賞和開始收藏印象派畫的藝術家之一。他給畫家看病,畫家則送他油畫和素描,其中有塞尚、莫奈等人。當然,梵高也曾送畫給他。

1909年老加赫去世后,小加赫擁有了父親的藏品,但卻被指責販賣偽作并且印圖賣錢。1949年,加赫給盧浮宮捐贈了兩幅梵高作品,分別是《加赫醫生肖像》和《自畫像》,1952年加赫又把梵高的《奧維爾的教堂》捐給法國政府,雖然各家報紙稱之為捐贈,但實際上加赫是把畫賣給了一位匿名的加拿大人,加拿大人又把它捐給了盧浮宮。

1954年,加赫為工程師梵高(梵高的侄子)設在阿姆斯特丹的基金會捐贈了《圣雷米療養院的花園》,并且成為了基金會的榮譽成員,這件事特別令人矚目,因為與此同時,工程師通過對比和檢測,開始意識到加赫送給他的這幅畫是梵高偽作。

1 (9)

《巴黎的屋頂景觀》(1886)

1974年,大約在《圣雷米療養院的花園》捐贈20年之后,工程師梵高對有關情況做了一番盤點,他認為加赫捐給國立美術館的所有梵高畫都不是真跡。但為什么他從不發表文章說明自己的觀點呢?

嚴格來說,這幅畫的畫主不是工程師而是文森特·梵高基金會,盡管是由他保管的。在藝術界,甲館管理者主動發表公開聲明,說乙館藏品不是真跡,這種行為是不恰當的。

所有利益各方必須遵循的不成文的規矩是,甲館管理者負責甲館的藏品,乙館管理者負責乙館的藏品。因而,各館管理者希望其他館的管理者,不要對自己保管的藝術品發表破壞性聲明。

1 (10)

《紅色罌粟花》(1886)

對工程師而言,目錄編輯遵守了這條規矩,這個規矩依據的是專業博物館的自主權,它要求專家遵守具體的行事規則。

專家不應對藝術品作者發表否定性的單方評價,如果有人請他發表否定性的單方評價,他應當考慮到畫主有可能對此很敏感。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你去看望剛生產的母親和她的嬰兒,出于禮貌,來訪者必須毫無保留地恭喜這位母親。來房者即使認為嬰兒是丑八怪,也不應當面告訴母親,或宣布孩子的父親其實是另一個男人。如果來人執意自作主張,母親就會對他下逐客令。

工程師決定不發表對加赫所藏梵高作品真偽的鑒定結果,這完全可以視為他是在遵守有關真假藝術品的行為規范,這種規范控制著藝術界的交換關系。

然后還有國家榮譽問題。政府有關部門十分關注對梵高作品真偽的批評,處理不當有可能造成兩國代表關系緊張,因為他們把藝術當作外交工具。

為什么會存在真偽之爭

在關于藝術品的真偽之爭中,首先,最能解釋其中原因的是 潛在的利益得失。

專家們扮演的角色分工不夠明確,很多人都同時從事幾個行業,比如德?拉?法耶除了是藝術專家,還是拍賣師、畫商、美術館負責人和藝術評論家。

他們在判斷一幅畫作的真實性時,經常面臨說真話所帶來的困境。在了解藝術品真相的藝術專家、提升人們藝術品味的藝評人、博物館館長、和作為商人只想逐利的畫商之間,利益是相互沖突的。

比如工程師梵高,作為梵高作品的持有者、守護人、美術館負責人,也并不覺得自己可以自由地判定梵高偽作,畢竟那是別人的一筆財產。哈馬赫爾是博物館館長,但在談及藝術品的真偽時也出言謹慎。各個專家之間都有不同的甚至相互沖突的利益。

1 (11)

《水果靜物》(1887-1888)

在大量這類沖突中, 專家有時會選擇追求自身的經濟利益,或選擇成為別人利益的代言人。畢竟,自20世紀初以來,從畫商或拍賣行那里賣出的梵高作品價格在逐年攀升,購買梵高作品是一筆良好的投資。

然而,像一些身家雄厚的藏家,之所以拒絕接受被說他們的收藏是偽作,倒與錢沒多少關系。他們買下畫作本來就不是為了當成商品。他們收藏是為了提升自身形象,希冀通過收藏而垂世不朽。

在他們眼里,最可怕的是 對收藏的梵高作品的紛然橫議可能玷污自身清譽,因為藝術品也是名望的象征。誰擁有大量優質藏品,誰就有望得到博物館、拍賣行和媒體的青睞。這樣的藏家定能在等級森嚴的藝術界獲得一席之位。

1 (12)

《巴黎郊外》(1887)

梵高作品也具有象征價值,是荷蘭和德國復雜的意識形態構造過程的一部分。在19世紀,荷蘭人民族精神的主要表現之一,就是黃金時代繪畫大師的生平和作品。這個時期,德國的統一也伴隨著德國民眾 通過本國藝術家及作品來確立其民族精神。因此,如果有人否定梵高作品的真實性,他們會覺得受到了威脅。

對于那些尋求個體的上帝觀的人而言,梵高其人其作也意義重大,他們贊揚梵高作品的用詞皆出自基督教。美學與意識形態的混雜,為梵高作品真偽之爭增加了一個全新的維度。 否定這些作品是真跡,會讓他們覺得是對其個人或集體的意義感、目標感的玷辱。

(文字、圖片來源于學而高及網絡,侵刪。)

姐姐的守护者下载